主頁

天齊鋰業“豪賭新能源”下半場:前期模擬財務假設落空 三季度再

  10月20日,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齊鋰業”,002466.SZ)披露三季報,顯示三季度歸母凈利潤虧損4.07億元,同比跌幅-654.28%,財務狀況仍在惡化。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天齊鋰業在2018年所披露的模擬財務假設,在現實層面未能成真。這也進一步致使天齊鋰業嘗食“苦果”——2020年11月底,18.84億美元的并購貸款將到期,但截至2020年9月末其賬上貨幣現金僅有12.95億元,超過4億元的銀團貸款利息已暫緩支付。

  天齊鋰業為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上游的鋰資源巨頭,做上述模擬財務假設之時,天齊鋰業正在進行一項“蛇吞象”式收購,計劃以40.66億美元現金購買鋰鹽巨頭SQM公司23.77%的股份,資金來源中,來自融資貸款的有35億美元,超過其2017年末的178.40億元的總資產。

  天齊鋰業在財務上激進操作的“自信”,或來自于其上一起“蛇吞象”式并購。2013年,天齊鋰業控股股東以總計34.13億元入局鋰礦石巨頭泰利森,交易金額遠遠超過其前一年末的15.69億元總資產,此后,天齊鋰業通過定增將泰利森持股裝入上市公司體內,迅速降低償債壓力。

  自2013年起,便有市場說法稱天齊鋰業是新能源應用的“豪賭者”,天齊鋰業也確實曾收獲巨大,緊隨著的新能源汽車銷量井噴等影響,天齊鋰業2017年收獲的年歸母凈利潤甚至超過其2012年的年總資產數額。

  好運未能常伴。本報記者注意到,在財務數據的走向上,天齊鋰業2018年模擬的財務假設在當年就與實際的數據產生巨大差異,此后償債能力不斷下挫,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速動比率已重挫至0.14,償債能力下降逐漸從“仍在可控范圍內”變得難以“可控”。

  日前,本報記者致函天齊鋰業方面,問及公司方面向銀團申請調整貸款期限結構的進展、引入戰略投資者重組是否會導致公司實控人變更,以及對于兩次并購引發的截然不同結果的看法,截至發稿,天齊鋰業方面未予回應。

  回溯2013年前后天齊鋰業的“蛇吞象”式收購,天齊鋰業迅速降低了償債壓力,在2015年下半年開始飛漲的鋰產品周期中獲得巨大收益。

  具體來看,2013年3月,天齊鋰業控股股東成都天齊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齊集團”)成功完成對泰利森65%的收購,根據天齊鋰業披露的信息,泰利森持有全球品位最高、儲量最大的格林布什鋰輝石礦,占全球鋰資源供應約35%的市場份額,是天齊鋰業長期以來唯一的原料來源,天齊鋰業直接競爭對手美國洛克伍德控股公司欲全面收購泰利森之時,天齊集團實施攔截性收購,保障公司原料供應。

  2014年上半年,天齊鋰業完成定增募資,泰利森51%股權被注入上市公司,交易對價30.41億元,彼時天齊鋰業發行1.12億股,發行價格28元,募資31.29億元,完成該次定增募資之前,天齊集團方面向洛克伍德方面溢價約28%出讓部分股權,持股比例降至51%,仍為控股股東。

  在償債能力上,2013年末,天齊鋰業流動比率為0.88,速動比率為0.34,及至2014年,天齊鋰業流動比率上行至1.25,速動比率上行至0.76。

  動力電池、新能源汽車位于鋰行業的重要下游應用領域。中汽協數據顯示,2015年,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出現飆升,從前一年的7.48萬輛飆升至33.11萬輛,2016~2018年年增長率均高于50%,產銷過百萬輛,直至2019年直接掉頭由增轉降。

  Wind數據顯示,2015年四季度工業級碳酸鋰價格開始飛漲,由5萬元/噸左右漲至10萬元/噸左右,2016年直接飆升14萬~18萬元/噸左右,高位運行一路維持至2018年上半年。

  天齊鋰業的歸母凈利潤亦在迅速飆升,且“含金量”亮眼,經營產生的現金流凈額超過歸母凈利潤。

  2014~2017年,公司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31億元、2.48億元、15.12億元、21.45億元,經營獲得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02億元、6.60億元、17.76億元、30.94億元,兩者均實現快速增長,經營狀況良好。

  但在2018年進行的更為龐大的“蛇吞象”式收購中,現實情況未能如天齊鋰業模擬財務假設運行。

  此次交易金額更為龐大。2018年5月,天齊鋰業披露重大資產重組消息,根據其后續對深交所的問詢回復等披露的信息,該次重大資產購買交易對價約為40.66億美元,融資服務費、交易顧問費用和印花稅等交易稅費經初步測算約1.60億美元,共需支付的資金總額約42.26億美元。

  收購的對象為智利化工礦業公司(以下簡稱“SQM”),全球重要的鉀、鋰等產品生產企業,在購買其23.77%股權后,疊加原持有的 2.10%股權,合計持股比例為25.86%。

  此次天齊鋰業使用了更為龐大的貸款額度。資金來源上,根據《貸款承諾函》和《融資承諾函》,中信銀行(國際)有限公司提供10億美元境外融資貸款,期限2年,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牽頭的銀團提供25億美元并購貸款,其中A類貸款13億美元,期限2年,B類貸款12億美元,期限5年。

  即便如此,扣除上述合計35億美元,該次交易支付資金總額還有7.26億美元差額,該部分由天齊鋰業自有資金解決。

  根據彼時天齊鋰業的模擬財務假設,與上一次“蛇吞象”式并購類似,天齊鋰業此次同樣欲借助股權融資方式,其當時正通過H股等股權融資方式募集資金,償還部分并購貸款和境外融資資金,2018年5月天齊鋰業股價仍在高位,在45元左右。

  此外,在天齊鋰業的預期里,重大資產重組之后,SQM盈利能力較強,且天齊鋰業2017年凈利潤、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足以覆蓋并購融資利息。

  根據天齊鋰業的模擬財務假設,該次交易完成后,2018年公司流動比率由上一年的3.11下降為2.43(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為1.78),速動比率由2.92下降為 2.24(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為1.36),償債能力有所下降,但仍在可控范圍內。

  在業務層面,在各路資本紛紛涌入爭相擴增產能的情況下,Wind數據顯示,2018年工業級碳酸鋰價格持續下滑,年底跌至8萬元/噸左右,2020年6月已跌至4萬元/噸左右。天齊鋰業相關業務亦受到影響,毛利率出現下挫,營收增幅變緩并出現下降。

  在緩解債務壓力層面,對于天齊鋰業非常重要的發行H股計劃并未成行。2018年11月,天齊鋰業獲得證監會核準新發行不超過3.28億股,2019年天齊鋰業暫停H股發行工作,證監會上述批復于2019年11月到期,彼時天齊鋰業股價跌至23元附近。

  對于H股的發行計劃受挫,天齊鋰業方面曾在投資者互動平臺回應,稱受香港資本市場變化、鋰行業供需調整等因素影響所致。

  2018年,天齊鋰業的實際財務數據情況便與其模擬財務假設產生巨大差異,在新增35億美元跨境并購貸款等的影響下,當年底其流動比率、速動比率分別下滑至0.88、0.75,已經面臨較大的償債壓力。2019年末,兩項指標分別重挫至0.29、0.25,其擁有44.39億元貨幣資金,但短期借款31.91億元、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164.03億元。

  本報記者注意到,業務層面上,天齊鋰業自身業務的毛利率較為堅挺。2018年開始,工業級碳酸鋰等鋰產品行業價格出現大幅回落,天齊鋰業營收增幅變緩,毛利率下調,但其毛利率仍然較高,2019年天齊鋰業營收下降22.48%,毛利率也仍較為堅挺,營收占比約60.43%的鋰化合物及衍生品業務毛利率下滑16.71%,仍有48.54%,營收占比約39.55%的鋰礦業務毛利率略微下降-3.08%,為68.81%。

  SQM暫未給天齊鋰業提供較大的利潤支持。根據天齊鋰業披露的聯營企業財務信息,2019年SQM凈利潤為15.61億元,相比上一年降幅46.47%。若以25.86%的持股權益測算,利潤貢獻為4.04億元。

  不過在2019年,天齊鋰業對SQM計提減值準備約52.79億元,原因為2019年四季度以來國內外鋰產品價格進一步顯著下滑,已低于管理層的價格預期及前次估值模型內的價格設定等。

  在債務方面,全年背負巨額債務的2019年,天齊鋰業財務費用數額高達20.28億元,來自并購貸款產生的利息費用合計約16.50億元。具體來看,其中17.22億美元長期借款,浮動利率區間為3.1606%~6.5%,22.94億美元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浮動利率為4.56131%~6.5%,僅這兩項債務測算,即需付出1.59億~2.61億美元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H股發行遇挫的天齊鋰業,在2019年12月前后進行了配股募資,共配售3.35億股,但配股價格并不高,為8.75元/股,募集資金29.32億元,提前償還境外銀團貸款本金約4.16億美元。從償還比例上,此次配股僅償還較小比例的債務。

  依據2018年披露的信息,35億美元并購融資中,有23億美元將于2020年11月到期,剔除提前償還的4.16億美元,也就意味著還有18.84億美元尚需2020年11月歸還。2020年9月末,天齊鋰業賬上擁有的貨幣資金僅為12.95億元。

  2020年9月30日,天齊鋰業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受35億美元并購貸款、行業周期性調整、公司主要產品價格持續下跌等因素的影響,公司財務費用大幅上升、經營業績大幅下降,原計劃資本市場融資未按目標完成。

  對于并購貸款的償債壓力,天齊鋰業方面稱,并購貸款中的18.84億美元將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公司已經向銀團正式提交了調整貸款期限結構的申請,但目前尚在審批中。此外,公司2020年內暫緩支付部分并購貸款利息,截至9月末累計應付約4.64億元人民幣。

  在徹底化解公司風險方面,天齊鋰業方面稱,天齊鋰業、天齊集團以及天齊鋰業實控人蔣衛平一直致力于引進有實力且具有協同效應的戰略投資者進行戰略重組,目前正在與潛在戰略投資者加緊進行談判,但截至9月30日,暫未簽署任何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或合同。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河北20选5开奖哪个电视 博众时时彩app 重庆百变王牌现场开奖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3年 博彩公司一Welcome 广东36选7第开奖结果查询 2020互联网彩票开售最新消息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控 瑞典二分彩开奖官网 北京pk10绝对作假 比特币行情 中国 河南麻将朋友局下载 3d真人游戏220505—官方网址 河内五分彩每天多少期 河北快三两组和值遗漏分析 篮球胜分差